巡视地球

喜欢看你在地图前指点江山的样子
微微昂起头
发辫酷似帅气的红缨
凝望,若有所思

太平洋上散落的岛屿
被哪国的君王据为己有?
高低褶皱的山脊
是地球上深浅难愈的疤痕吗?

我们踏足金秋的香榭丽舍大街
穿行于古罗马褐色的小巷
你还与鸽子一同嬉戏
在黄昏沉醉的圣马可广场

我最潇洒尊贵的小公主
下一站,君欲何往?

2017.11.7
于北辰山

一点红艳

白色的墙
墙外灰白色的天空
苍茫深沉的寂静
周一的色彩

我穿着一贯的白外套
和白色底边的球鞋
发白的唇
吸进灰色锯子削下的白色粉尘

切一个番茄
或者来一盘炒胡萝卜丝吧
在这灰白的天地里

如果灰白正是永恒的基调
那你便是唯一的红艳
如虹般横贯在我与峭壁的灰白间

2017.11.6
于北辰山

大师为什么通常不是身边的人

坐在沙发上吃饼干发呆,茶几上摆着几本书,偶然看见最上面的一本,是聂鲁达的《我坦言我曾历尽沧桑》,封面的卡通简笔画上有个戴着帽子、嘴里正抽一支烟的形象,和聂鲁达很像,我曾在网上查阅他的资料,看过他的照片。不觉看得入神,脑中浮现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认为是大师的人通常都不是我身边的人?

在想这个问题时,毋庸置疑,我觉得聂鲁达是伟大的诗人。我前不久读过他的《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船长的诗》、《一百首爱的十四行诗》这几部诗集,最近正在读他的《疑问集》,名曰“疑问”,实际上还是由许许多多充满想象的小诗句构成的集子。他的情诗是我读到过最好的情诗,唯美的词语,适时的顿挫,无边的想象,滔滔不绝的赞美,乍一读,词句纷飞好似漫天棉絮,无着无落,仔细一想,内里还是有很多明明暗暗的联系。我每次读他的诗集,都舍不得多读,小读两三篇,便觉心满意足,我脑中想象力的马匹也跟着欢腾奔跑起来。聂鲁达是我心中的大师,可他是生活在上个世纪的人,离我很远,不是我身边的人。

我又想,还有哪些是我一下子就想得到的大师呢?叶企孙、尼采、爱因斯坦、米开朗基罗、鲁宾斯坦、莫扎特、贝多芬、肖邦、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霍洛维茨、钱穆、陈寅恪、蔡元培、季羡林、胡适、克里希那穆提、弗洛伊德、普吕多姆、兰姆、伍尔芙、阿狄生、巴赫、苏东坡、北岛、潘懋元、周昌乐、钱兰英、马克西姆、理查德·克莱德曼、李云迪、罗素,能一下子浮现在脑海中的大致就这么些名字。我能想到的,多半是我有一定了解的人,要么是读过他们的书或传记,要么是常常听他们弹奏的音乐,要么是我所喜爱的作曲家、心理学家、教育家、文学家和诗人。对了,还有几位大师确实就在我身边,他们曾是我的老师——可敬的潘懋元老先生,精通各门学问的周昌乐老师,和心理学大师钱兰英老师。

阅读全文 »

微笑的相片

我时常坐在桌前
想念不在身边的你
伴着微黄的灯光
和你微笑的相片

前年情人节前夕
我匆忙将刚洗出的相片
小心装进浅色的木质相框
锁上背后的旋钮

一千多个日夜了
从公寓到家中
只要我坐在书桌前
总能看到你甜美的笑脸

那是初见你时的喜悦
和浅浅的青春

2017.11.4
于家中

爱的小屋

是谁点燃晚霞
灼烧了这片原野
盛大的空旷
激荡着我无边思念的原野

十几平米的小空间
属于满天星和玫瑰的乐园
窗台上一只趴着不动的壁虎
是在偷听我们幸福的耳语吗?

一扇窗户
承载过多少远眺者的目光
一间堆满爱意的小屋
又有过多少欢愉的时辰

噢亲爱的,快快来这窗前
看温暖的霞光漫过天际

2017.11.3
于北辰山

午觉醒来

是谁拉开窗帘
让阳光叫醒我午睡的安逸
我侧过身
通向梦境迷宫的幽深

山间的睡眠竟也这般酣然
简简单单
就像躺在家中
躺在天空清澈的倒影里

我对那朵微笑的云说
面前蓝绿色的油画每天都有新意
云听了便呼呼启程
跳着华尔兹奔往你的方向

我醒来独自站立窗前
注视这常在的宁静

2017.11.1
于北辰山

警惕外部评价体系对自我的蒙蔽

我们时常深陷外部评价体系的影响之下而不自知。什么是外部评价体系呢?就是如果我们做得好、做得对,就得到外界的奖赏,如果做得坏、做得不正确,就受到相应的惩罚,而人性深处总是趋利避害的,久而久之,我们就会朝好的对的方向去做,而尽力避开其他会受到惩罚或是得不到利益的方向。

此类例子实在是不胜枚举。就拿我们小时候的经历来说,做一件事,如果得到家长或老师的认可和赞同,我们便常会得到小红花和糖果作为奖励,鼓励我们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而如果做得不好不对,便会挨骂,受批评,甚至被打,以此让我们牢记做的错事,不敢再犯。

再说说我们上学期间,外部评价体系最明显的体现就是考试成绩和排名,如果知识点记得牢,考得好,便会被老师们在班级、年段的表彰大会上夸奖,发小奖状,同学也羡慕赞扬我们,而如果考得不好,则会遭到老师们“善意的提醒”,或者为了表示对我们的关心而耗费精力,悄悄联系家长,家校联合,以引导我们走上“正轨”。到了大学里,考试成绩好,专业排名靠前,则会收到很多的奖学金作为奖励。慢慢地,我们就会朝着努力考试、提高排名的方向走,而如果一时失利,则倍感压力,并在暗地里让自己加把劲儿赶上,这其实都是外部评价体系对我们的影响,或者说是对我们自由发展的一种干扰。

阅读全文 »

朦雾中的景
真实得有些虚幻
我望向远处的光亮
密不透风

无所谓
这变幻不定的影象
燃起或者熄灭
伴随秋天玫瑰色的裙摆

唯有爱过的日子
竹竿上浸满阳光与尘土的衣物
如雪般纯净

我愿捏碎所有的孤独和沉思
只因听见你一声
轻柔的呼唤

2017.10.30
于北辰山

京城行

一身布衣牛仔,我又来到了北京。这次是我第三次进京,在柳絮纷飞的四月。

(一)顾往

第一次来北京是在1997年,正值香港回归祖国。那年我七岁,穿着衣服上绣着紫荆花的小黄背心,跟着爸爸妈妈姐姐和姨一起来玩。西直门地铁、糊涂楼、长城、故宫、天坛、回音壁、自然博物馆,我能记起的大概就只有这些。印象最深的是登长城,我怀揣“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志向,跟在大人们的潮流中,两步一个台阶地使劲向上攀登。最终爬到了哪儿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是看到了城墙间的几门古炮,钻过了几个烽火台,后背衣服上的汗水被太阳晒得渗出了盐。至于其他的记忆,大多都较之模糊了一些,不过看着老照片,和家人一起回忆时,仿佛还历历在目。

第二次来北京,是2010年的十二月份,当时我在海事读大二。由于纵横星际争霸界十余年,水平虽不顶尖,但怎地也算是老手了,大小场面也都见过,快攻或者拉锯战也经历了无数。时年适逢星际2诞生不久,我也只是新战场上初出茅庐的小辈,听江湖传言,得知国内各大高校欲联合举办该款游戏的竞技大赛,于是果断报名,最后和另两名本校同学组成战队,一路杀进全国六强,到北京来参加总决赛。回想起来,兴奋之情依旧不减当年呐!总决赛最后止步六强,于是闲下心情来信步游走了北大,在未名湖畔也留下我匆匆一过的身影。二次进京,时间颇短,大概就一个白天左右,别无他话了。

第三次来北京,就是这次啦,收获和见闻不少,且听我细细道来。

阅读全文 »

我在晚风中送别落日

我喜欢俯看夕阳照耀下的一切
金色的楼宇
远去的邮轮
以及对岸墨色的群山

太阳结束一天的工作
为月光与繁星留出舞台
天空很干净
只有浅浅的色彩仍逗留着不愿离去

我眯着双眼
送别一次落日
像落日无数次在黄昏的渡口
将我送别

薄薄的霞光被风吹起
网住我满心的思念

2017.10.29
于小屋阳台